《乖乖萌妻想離婚》[乖乖萌妻想離婚] - 第17章 第一個馬甲掉落

喻夜瀾坐在主卧的床邊,看着傅彧發過來的視頻,是他侵入監控截取下來的。

視頻五光十色,音樂嘈雜,喻夜瀾蹙着眉,他最不喜這種喧鬧凌亂的地方,卻還是耐着性子看下去。

視線里出現一個女人的身影,那女人無疑是全場矚目的焦點,她一身火紅性感的弔帶裙,踩着一雙金色的高跟鞋,在舞池中央隨着音樂搖曳擺動,宛如一個自由的精靈,舉手投足之間盡顯慵懶,又難掩撩人的風情和靈動,雪白的肌膚在燈光下透明的發亮,臉龐微微一側,一張小臉明艷至極。

路南離!

待看清女人的臉,喻夜瀾差點從床上蹦起來,瞳孔驟然一睜。

既是她,卻又不像她。

他的妻子,是個溫柔又木訥的木頭美人,怎麼可能這般冷艷而嬌嬈,說一聲「妖精」都不過分!

喻夜瀾目不轉睛地盯着視頻看,瞧着女人的一舉一動,他特別想告訴自己不是她,可即使她臉上的妝那麼濃,也沒遮住右眼角底下的一顆淚痣。

是她無疑!

下一刻,他就眼看着自己的好兄弟搖擺着高大的身軀湊了上去,大手還順着她的腰肢往挺翹的臀部移動……

喻夜瀾眸底一暗,捏緊了手機,不禁咬牙:這混蛋佔便宜佔到他女人身上了,活膩了嗎?

腦中剛剛閃過這個念頭,只見差點被吃豆腐的女人握着傅彧的手腕當即一個過肩摔,然後一掌劈了過去,動作那叫一個颯爽、狠辣!

喻夜瀾瞳孔又是一撐。

手機里適時傳來傅彧的聲音,「你看到你前妻是怎麼打我的了吧,哥們現在肩膀還疼呢,這身手是你教的吧……」

喻夜瀾徹底坐不住了,當即往外走,對着手機沉呵一聲,「地址發我。

去南城的路上,喻夜瀾一遍又一遍重複播放着視頻,眼神晦暗不明,很顯然,這才是她的真面目,什麼溫柔賢淑柔弱恭順都是假的!

可她偽裝得太成功,結婚三年,他都沒能看透她的真容。

那麼她究竟是什麼人?

傅彧說南城白七少聲稱她是「妹妹」,眾所周知白家三代沒有女娃娃,還是說……她是白七的情人?

這個念頭,讓喻夜瀾本就冷峻的臉迅速又覆上一層寒霜,周身氣壓低得厲害。

他倒要看看,她到底耍的什麼花樣!

*

南離這一覺就睡到了天亮,睜開眼睛頭疼得要命,像是被大象用腳掌狠狠踩踏過了似的。

「醒了?」

白七適時出現在床頭,遞上一杯牛奶,「喝杯奶緩解一下。

南離皺着眉頭接過牛奶,一張口聲音還有些嘶啞,「我怎麼會在你這裡?」

「還說呢,你醉成一灘爛泥,大晚上的就沒讓你回去。

白七在桌邊吃着早飯,看着妹妹捏着鼻子像灌藥似的把牛奶灌進嘴裏,好笑地看着她,「從小到大都不愛喝牛奶,每次喝奶都跟喝毒藥似的。

南離喝完奶趕緊拿水漱漱口,胃確實緩和不少,看着身上皺巴巴的裙子,拿起手機給助理髮了個信息,就抬腳往浴室走去,「我洗個澡。

「你還記得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嗎?」白七在她身後氣定神閑地問。

南離腳步一頓,轉過頭來,努力回想了一下,「我好像跳舞來着,然後還差點被人咸豬手,我給了他一過肩摔,還打了他一巴掌,沒錯吧?」

「嗯,那然後呢?」

然後……就不記得了。

從那開始斷片。

白七喝一口咖啡,剜妹妹一眼,「你在電梯里吐

猜你喜歡